当前位置:首 页 >深度解读
一项开创性研究的“猫腻”
来源:中国科学报      作者:唐一尘      时间:2017-03-29 20:05      关键词:
摘要:学术不端指控引发生态学界关注

这完全是幻想,虚构的。

Lonnstedt实验室 图片来源:Fredrik Jutfelt

这是3月初阴冷的一天,Josefin Sundin正站在Ar研究站的一个水族馆内左右张望着,好像在寻找什么新线索,她说,“这就是所有事情发生的地方”,而其好朋友兼同事Fredrik Jutfelt也在用手机拍照。该研究站建在波罗的海瑞典哥特兰岛的一个偏远地区。

9个月前,这两名研究人员因指控另一个同事在这个研究站做了虚假研究而在瑞典科学界引发了一些流言蜚语。现在,他们回到哥特兰岛就是想要讨论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以及揭发的那些内容是如何占据了他们的生活。因为2017科考季还没开始,所以这个研究站目前空无一人。尽管如此,研究站的管理者Anders Nissling还是泡了一壶浓咖啡,并且陪同他们参观,并介绍科学家到这里研究海洋以及附近湖内生物及生态系统所使用的办公室和实验室。

这个事件的核心是一篇仅有3页纸的论文,该论文于2016年6月3日发表在《科学》期刊后,便成为头条新闻。研究人员表示,实验显示欧洲鲈鱼幼体暴露在海洋塑料微粒环境下,受精卵的孵化受到阻碍,这不利于幼鱼成长,导致鱼活动能力下降,死亡率增高。

英国广播公司(BBC)是这样报道论文内容的:如果让鲈鱼幼体在天然食物和微小的塑料碎片之间做一个选择,它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并且会像十几岁小孩吃快餐那样狼吞虎咽。这种不健康的饮食习惯会导致它们发育不良并且更容易受到掠食者的攻击。这是一个可怕的警告,暗示塑料垃圾进入河流、湖泊和海洋后,会造成生态破坏。

针对这项研究,Sundin和Jutfelt表示,“这完全是幻想,虚构的”。该项研究据称是由瑞典乌普萨拉大学的一名研究员Oona Lonnstedt在2015年春天完成的。但据Sundin所知,Lonnstedt的导师及唯一的论文合著者Peter Eklov,从未在哥特兰岛上工作过。而Sundin作为乌普萨拉大学的博士后,那个时间段也在Ar研究站工作,并且偶尔为Lonnstedt提供一些帮助,但是这其间她从未见Lonnstedt做过任何《科学》期刊中描述的相关研究。

Jutfelt是特隆赫姆挪威科技大学的一名副教授,与Sundin一样是瑞典人,当所谓的鲈鱼研究正在进行时,恰巧也在岛上的研究站工作过几天,期间也没有发现任何相关的研究迹象。这两个人声称,Lonnstedt在岛上工作的时间甚至都没有《科学》期刊中描述的研究所需的那么长,并且还有很多其他的细节值得怀疑,比如Lonnstedt声称自己的笔记本在论文发表后的10天内被盗,导致一部分研究日期永远不能确定。

由来自其他国家的5名水生生态学家和地理学家组成的小组,已经帮助Sundin和Jutfelt整理了一份堆积如山的证据档案,帮助他们证实《科学》发表的该研究具有欺骗性。但Lonnstedt 和Eklov否认了所有指控。去年12月,Lonnstedt告诉《科学》期刊:“我肯定做过这些实验。”她表示这些指控全部是Sundin因为嫉妒而添油加醋的一些言论。她还说:“如果你把我和她的简历进行比较,就会发现有很大的不同。”Lonnstedt目前在休假中,没有回应近期跟踪采访的请求,Eklov则完全拒绝回答任何问题。

去年乌普萨拉大学的一个专家组完成了初步调查,撇清了学术不端的批驳,对Sundin和Jutfelt的揭发检举做出了严厉申斥。他们的调查报告写道,两人的大部分反对意见“属于正常学术讨论范畴,可以与文章作者直接沟通”。

但不久,瑞典中央伦理审查委员会(CEPN)进行了第二次调查。日前,其中一位专家组成员提交了一份报告,认为Lonnstedt的研究很有可能存在欺诈。CEPN计划于4月发布最终报告。

最终结果产生的影响可能超越所涉及的4个人的职业生涯。瑞典还未从外科医生Paolo Macchiarini的丑闻中恢复过来。Macchiarini从2010年到2015年10月在瑞典卡罗林斯卡医学院(KI)做访问学者,在2001年—2014年间,他曾对数名患者进行过人工器官移植。当时手术被认为是再生医学领域的巨大突破,但随后8名患者中有6人死亡。2014年,Macchiarini在KI的若干名同事对其发表的该技术取得成功的描述提出了质疑。KI副校长Anders Hamsten负责对Macchiarini在KI的工作进行调查,但他认为Macchiarini并不存在科研不端行为。但丑闻事件愈演愈烈,Hamsten承认自己犯了错误,并最终辞职。

但这一案件动摇了公众对瑞典科学的信任,并对瑞典高校调查自己研究人员的能力表示怀疑。如果乌普萨拉大学再次搞砸该调查,将促进上月发布的一份计划的推行:将学术不端调查剥离出高校职责,并将它们转移到新政府机构中。

这一事件还引起了一系列其他问题。支持Sundin和Jutfelt的5位专家之一的瑞士纳沙泰尔大学的Dominique Roche对《科学》杂志表示不满,称其直到去年12月才发表了一篇与该论文有关的“表示关切的社论。”《科学》杂志编辑也只是表示,该期刊一开始计划等待委员会做出裁定后再采取行动。Roche认为,杂志本身也应当调查该论文。目前,论文已经有了36次引用。

也有人认为,该事件反映了生态学和进化学领域在接受某种程度上的实验透明政策方面走得太慢,而这些政策将有助于建构诚信体系和防止学术不端。

3年前,Lonnstedt从澳大利亚詹姆斯库克大学获得海洋生物学博士学位。她的数篇论文曾引起过媒体关注,并且她还探索了环境问题对鱼类行为的影响。“她为研究而生,是一位非常专注和有道德的研究人员。”Lonnstedt 超过15篇论文的合作者、詹姆斯库克大学的Mark McCormick说。

2014年回到瑞典后,Lonnstedt转而关注塑料微粒产生的危害。塑料垃圾约占海洋漂流垃圾的70%,在风吹日晒下逐渐碎片化,而直径小于5毫米的塑料垃圾就被称为塑料微粒。塑料微粒易吸附有害物质、易被海洋生物摄入,从而危害整个海洋生态系统。

在发表于《科学》杂志的论文中,Lonnstedt和Eklov表示,与传统食物鳃足虫相比,鲈鱼幼体更偏爱0.09毫米的聚苯乙烯微球。最终导致进入波罗的海的年幼鲈鱼数量减少。

“我(对该研究)的印象非常深刻。”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的Chelsea Rochman说。Rochman指出,之前的大部分研究使用了更高密度的塑料微粒,这样很容易看到其影响,但也存在与实际情况脱节的问题。而Lonnstedt和Eklov使用了实际环境中的塑料微粒水平,且首次关注了相关生态影响。论文发表5个月后,Lonnstedt获得了瑞典经费机构33万美元的资助,继续研究塑料微粒。

但Sundin表示,在读到这篇论文时,自己十分震惊。“我曾怀疑自己失忆了。”她提到,自己从2015年4月8日到6月17日一直在研究站,因此对这项研究非常熟悉。Lonnstedt则表示该实验是在当年4月和5月进行的。Sundin表示,当Lonnstedt离开一周时,她甚至还为其照料过鱼。在提供给调查专家的一份记录中,Sundin等人提供了关于这篇论文的20个问题。

就在乌普萨拉大学审查完成前,Sundin和Jutfelt就要求CEPN介入调查。专家组邀请斯德哥尔摩大学学者Bertil Borg负责相关工作。而他得出了与乌普萨拉大学初步调查结果迥然不同的结论。

2月,Borg提交的19页的报告称,其中一些问题没有得到令人满意的答复。而且,时间线仍是重要问题。尽管Lonnstedt声称自己去年5月20日在哥特兰岛,但她没有票据、照片或邮件能够证明。

Borg还发现一个新问题。在论文中,Lonnstedt和Eklov表示已获得伦理许可,并称在实验开始两周后许可被颁发。但Borg发现,许可证获得时间实际是实验结束1个多月以后。

无论如何,处于风暴核心的4个人都同意一件事:这一事件已经对他们产生了极大压力。“我在休病假。”Lonnstedt对CEPN表示,因此无法与Borg会面。Sundin也表示,过去6个月里其心理压力非常大。她从未想过一个揭发工作会持续9个月。“我们只希望噩梦快点结束,以便重新开始研究工作。”Jutfelt说。(唐一尘编译)


相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