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深度解读
“设计婴儿”近在咫尺?
来源:中国科学报      作者:晋楠      时间:2017-02-21 17:51      关键词:
摘要:美一委员会为人类胚胎编辑亮黄灯

 

新报告称编辑人类胚胎DNA(如图)在伦理上是可以接受的。 图片来源: Yorgos Nikas

未来某一天,编辑人类胚胎DNA以防止婴儿疾病在伦理上或许可被接受,但这仅能在极罕见且有安全保障的情况下开展,2月13日公布的一份广为期待的报告称。

这份报告来自美国国家科学院(NAS)和国家医学院国际委员会,它总结称,这样的临床试验“可能会得到许可”,但“仅仅出于严格监督下的令人信服的理由”,且其风险和利益“仍要遵循接下来的更多研究”。这些情形可能仅限于夫妻双方患有严重遗传疾病的人,对他们来说,如果想要获得健康的生物学后代,胚胎编辑“的确是最后的合理选择”。威斯康星大学生物伦理学家、该委员会共同主席Alta Charo说。

一些研究人员对这份报告感到高兴,表示这与此前安全改变人类卵子、精子或早期胚胎(即生殖细胞系编辑),最终产生健康婴儿的结论相一致。“他们已经关闭了大部分生殖细胞系应用的大门,仅留下极少量明确定义的子集。在我看来这并不合理。”马萨诸塞州博大研究院基因组学研究专家Eric Lander说。Lander是2015年12月NAS国际峰会组织者之一,他曾呼吁在推进胚胎编辑之前进行更多讨论。

但其他人则认为该报告降低了对类似实验的限制,因为它并未明确说明相关实验现在应被禁止。“在缺乏该报告所呼吁的广泛公众讨论的情况下,它改变了鉴定立场的基调。”加州里士满DNA编辑公司圣加蒙疗法主席Edward Lanphier说。两年前,作为共同作者之一,他在《自然》发表评论呼吁暂时冻结临床胚胎编辑。

一家反对胚胎编辑的团队更加极端。“我们对这份报告非常失望。它明显偏离了目前被广泛接受的应该禁止人类生殖细胞系编辑的全球协定。”加州伯克利遗传与社会学中心执行主任Marcy Darnovsky说。

编辑可遗传给下一代的人类DNA一直以来被认为超越了伦理限度,在很多国家被禁止。但新DNA工具,如让基因组编辑更加容易的CRISPR技术,则让相关讨论再度活跃。2015年4月,中国研究人员称他们利用CRIPSR技术在修复人类胚胎致病基因方面获得有限成功。尽管研究人员用的是有缺陷的胚胎,而且并没有将它们植入女性子宫的打算,但这项研究依然激发了设计婴儿可能近在咫尺的恐惧。

这一争议促成了2015年NAS峰会的召开,会议组织者总结称,如果没有更多安全研究和社会讨论,“推进生殖细胞系编辑的任何临床应用都是不负责任的”。美国科学院和医学院随后成立了一个国际委员会,以便更密切地监测科学和伦理问题。

该委员会报告指出,用人类胚胎编辑防止婴儿罹患严重遗传疾病或许是可以接受的,但这仅是在达到具体的安全和伦理标准的情况下。例如夫妻双方没有“合理选择”,如通过试管婴儿(IVF)技术选择健康胚胎,或使用产前检查和因病流产。

该专家组还表示,应该有非常严格的政府监督,以阻止任何人将生殖细胞系编辑用于其他目的,如赋予一名婴儿他想要的特征。“他们想给这个滑坡安装摩擦带,这样不至于太滑。”Lander说。

加州理工学院生物学家、2015年NAS峰会主席David Baltimore说,该报告的建议在本质上改变了峰会委员会基于研究人员和其他相关利益方的观点达成的结论。报告除了明确说明允许胚胎编辑实验的标准之外,其作者“与我们此前所处的位置并不相同”。

但Darnovsky表示,该报告为胚胎编辑“打开了大门”。她担心的是一旦立法者批准将胚胎编辑治疗用于某种严重疾病,临床IVF将会随意用它选择具有理想特质的胚胎。她不同意报告中的一项建议:相关标准如此严格以至于它们可能“阻止所有与生殖细胞系基因组编辑相关的临床试验”。该报告也承认相关标准“基本上是模糊的”,需要开放性的解释。

像近日评估CRISPR和其他基因组编辑方法的机构一样,该委员会还支持将胚胎编辑研究引入诸如早期人体发育等基础研究领域。英国和瑞典已经批准了相关实验,这些研究与植入胚胎制造婴儿的想法没有关系。目前,美国不能用联邦资助开展类似实验,因为国会禁止将纳税人的钱用于破坏人类胚胎的研究。国会还禁止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考虑胚胎编辑临床试验。

对于患者细胞内非遗传性的基因编辑,有关艾滋病病毒、血友病和白血病等疾病的临床试验已经展开。该委员会认为,现有基因疗法管理系统对于监督这些研究已经很充分。该委员会称,基因编辑“现在不应该为了增强体质而开展”,如增加一个人的肌肉力量或降低他们的胆固醇水平。然而,该组织表示应该继续讨论这一话题。NAS和国家医学院正在帮助组织今年晚些时候将在中国召开的另一次国际峰会讨论这一问题。(晋楠编译)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