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深度解读
移民禁令阻碍国际医疗合作
来源:中国科学报      作者:晋楠      时间:2017-02-19 19:49      关键词:移民禁令,科学合作
摘要:疾病不管国界、法律和隔离墙。抵抗疾病的工作需要依靠科学家网络尽早发现疫情暴发,了解疾病如何蔓延,然后予以阻断。研究人员称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旅行禁令阻碍了这一过程,使美国处于危险之中。


研究人员在苏丹喀土穆足分支菌病研究中心治疗一名患者。 图片来源:Neil Brandvol


疾病不管国界、法律和隔离墙。抵抗疾病的工作需要依靠科学家网络尽早发现疫情暴发,了解疾病如何蔓延,然后予以阻断。研究人员称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旅行禁令阻碍了这一过程,使美国处于危险之中。

这项于1月27日颁布的政策禁止难民在120天内进入美国,叙利亚难民除外——他们被无限期地禁止进入美国。伊朗、伊拉克、利比亚、索马里、苏丹、叙利亚和也门的公民被禁止在90天内进入美国。2月1日,白宫表示这一政策并不适用于那些已取得美国永久性居民签证或绿卡的人。

尽管如此,“这项禁令依然会阻碍我们了解冲突地带出现的被忽视的疫情。”得克萨斯州休斯顿贝勒医学院传染病专家Peter Hotez说。例如,利什曼病在叙利亚和伊拉克被占领区肆虐,血吸虫病在也门蔓延。“全球科学界需要在这些国家合作,在疫情抵达美国之前战胜它们。”Hotez说。

禁令已经扰乱了利什曼病疫苗的研究,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合作者、伊朗巴斯德研究院传染病学家Farrokh Modabber说。因为旅行限制,他们已经在讨论是否取消即将到来的会议,Modabber还担心美国对移民的立场会对他们的研究造成长远影响。他说,过去10年,由美国带领的团队已经在研发热带疾病疫苗和药物,但如果没有疾病流行区域科学家的参与,验证这些药物和疫苗将存在困难或不可能进行。

位于抵抗热带病前沿的苏丹科学家也感到吃惊。Ahmed Fahal担任位于苏丹首都喀土穆的足分支菌病研究中心主任,这是全球唯一致力于研究由食肉真菌和细菌导致的潜在致命疾病的机构。尽管足分支菌病影响了至少23个国家的贫困者,然而对于这种疾病的已知信息近乎为零,而且没有可靠的治疗方法。

去年5月,世卫组织将足分支菌病纳入需要关注的热带病名单。6月,Fahal受邀到路易斯安那州新奥尔良美国微生物学会年会上作报告。他曾计划与美国疾控中心的科学家讨论监测足分支菌病,并在美国高校、印度和尼日利亚寻找合作者。现在,Fahal担心他需要取消计划。“这是一个很大的打击。”他说。

美国政策还妨碍了科学家抵制河盲症(或称蟠尾丝虫症)。这种疾病由旋盘尾丝虫寄生虫引发,由黑蝇传播,经常会引发不可逆转的失明。在非洲、拉丁美洲和也门,约有3700万人感染该病。去年11月,一个苏丹和美国合作团队报告在苏丹北部清除了河盲症,这是首次在非洲开展相关工作。它受到了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的特基金会——佐治亚州亚特兰大卡特中心的支持。

该中心在去年2月底与捐助者和科学家举行了一次年会,就来年的计划进行了讨论。但带领苏丹河盲症项目的Isam Zarroug却因为禁令不能再参加计划。他担心这样可能会错过重要的交流机会,使他的团队在该国与埃塞俄比亚和南苏丹边境的冲突区域抵抗疾病的工作处于危险之中。他的同事、俄亥俄州立大学科学家Tarig Higazi说,他可能会取消今年夏天到苏丹的实地考察。尽管他现在是一名美国公民,但他担心移民政策的不稳定变化可能会把他和在俄亥俄州的家人分开。

这正是发生在纽约大学奥尔巴尼分校艾滋病病毒研究专家Arash Alaei身上的事。由于禁令,他的同事和兄弟已经被困在伊朗。此外,Alaei说,他在伊拉克的艾滋病病毒研究项目和在叙利亚的医疗培训项目现在都处于危险之中。他担心禁令可能会延伸到巴基斯坦、阿富汗和土耳其等国,那里有他和同事开展的静脉内药物使用、艾滋病病毒和丙型肝炎等项目。“我邀请学者到美国来,在这里他们可以安全地对话。”他说。

公共卫生仅是跨国界合作的受益者之一。一些政策分析人士表示,科学合作能够提高国家安全。除非各国能够自己应对从埃博拉疫情暴发到核泄漏等各种危机,那样美国的风险才可能会小一点,Hotez说。他补充说,非政治性的科学合作有助于良好的外交关系。

据华盛顿特区非营利机构皮尤研究中心统计,美国对穆斯林占人口大多数的国家的入境许可已经从2009年的25%下降到2012年的15%。但这些国家对美国的科学依然很向往。

“美国行政命令的前提是它需要保证美国安全。”意大利的里亚斯特发展中国家科学院执行主任Mohamed Hassan说,“但从没有苏丹人对美国采取恐怖主义行动。一些人认为这一禁令为恐怖分子提供了招募新成员的手段,我担心他们可能是正确的。”

Hotez强调,是合作而非隔绝结束了最近的埃博拉疫情。“阻止新发疾病来到美国的唯一方式是在它们出现的国家阻断其传播通道。”他说,“我们不是通过把一名护士安排在新泽西州机场来阻止埃博拉,而是通过让我们最优秀的科学家到那里与那些国家的科学家协同作战来实现。”(晋楠编译)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