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深度解读
科学家对发表论文时间越来越长深感不满
来源:中国科学报      作者:宗华      时间:2016-02-28 00:00      关键词:科学家,发表,论文,时间,越来越长,深感不满
摘要:Fraser花了约18个月研究上千个在过去3600万年间遍布北美的化石标本。如今,她获得了一个有趣的结果:动物种群在温暖、湿润气候下的不同纬度间分布最为广泛。这项对Fraser在加拿大卡尔顿大学获得博士学位至关重要的工作,可能被用于预测哺乳动物对气候变化的响应,而这是当下生态学研究中的一个关键问题。因此,在导师的鼓励下,她于2012年10月将此项成果投给《科学》杂志。




图片来源:Matt Murphy


当Danielle Fraser首次将论文提交并等待其发表时,她对即将到来的痛苦经历全然不知。


Fraser花了约18个月研究上千个在过去3600万年间遍布北美的化石标本。如今,她获得了一个有趣的结果:动物种群在温暖、湿润气候下的不同纬度间分布最为广泛。这项对Fraser在加拿大卡尔顿大学获得博士学位至关重要的工作,可能被用于预测哺乳动物对气候变化的响应,而这是当下生态学研究中的一个关键问题。因此,在导师的鼓励下,她于2012年10月将此项成果投给《科学》杂志。


10天后,论文被拒。Fraser又将其投给另一家著名期刊——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结果论文再次被拒。下一步,她尝试投给《生态学快报》,但论文被返回。“当时,我失望至极。论文甚至未被评审过,而我很想知道如何完善它。”


2013年5月,Fraser将论文提交给其所在领域的高影响力期刊英国《皇家学会学报B》。该期刊将论文送出去评审,而这是在Fraser首次将其投给《科学》杂志的7个月后。“终于成功了!”Fraser想。但她不知道的是,在通往发表的漫长、崎岖之路上,自己仅迈出了第一步:在论文最终发表前,又经历了3次提交、两次被拒、两轮大修和无数次起草。到论文发表时,Fraser几乎不想再多看它一眼。


Fraser的沮丧被感同身受:研究人员正不断质疑在发表成果上所花的时间。很多人表示,他们感觉陷入了一个提交、被拒、接受评审、再次接受评审和再再次接受评审的循环当中。这一过程耗费了他们生命中的很长一段时间,妨碍了对工作、资助和终身教职的申请,并且减缓了研究成果的传播。2012年,纽约洛克菲勒大学神经学家Leslie Vosshall撰写了一篇哀叹科学出版“像冰川移动般缓慢”的评论。“过去3年间,如果有什么区别的话,那就是情况变得更加糟糕。”Vosshall说。


同行评议


一个争论点在于现在的审稿人要求得更多。当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细胞生物学家Ron Vale分析在1984年前6个月发表于《细胞》《自然》和《细胞生物学杂志》的生物学论文,并将其与2014年前6个月发表在这3本期刊上的论文进行比较时,他发现,作者的平均数量和实验数据中的研究小组数量均增加了2~4倍。Vale认为,这表明发表一篇论文所需的数据量在增加。他怀疑,大多数增加的数据来自试图满足审稿人要求的作者。科学家对这些过分热心的批评者充满了抱怨,因为后者似乎永远想要更多或不同的试验,以揭示某个观点。而英国华威大学细胞生物学家Stephen Royle对其团队发表论文所需时间进行的分析表明,在平均9个月的酝酿期中,有近4个月被用在修改论文并将其再次提交上。


很多科学家还责怪期刊编辑。在他们看来,当评审意见混杂时,编辑们不愿向论文作者提供明确的指导和决定,从而将评审和修改过程没有必要地拖长。期刊负责人并不赞同这一说法,并且表示,他们的编辑很擅长处理混杂的评审意见。《细胞》总编辑Emilie Marcus介绍说,他们的期刊编辑承担着决定论文发表的责任,并且会帮助作者制定修改计划。


Marcus同时表示,《细胞》杂志正通过诸如增加仅经历一轮修改的论文数量,努力缩减审稿时间。2015年,在发表于《细胞》的论文中,有14%做到了这一点。


《自然》杂志编辑部主任Ritu Dhand介绍说,《自然》的编辑也发现,和过去相比,寻找审稿人越来越难。“大概是因为需要评审的论文太多了。”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计算生物学专业研究生Daniel Himmelstein则发现,PubMed数据库中的论文数在2000~2015年间增加了两倍多,目前达到近100万篇。


技术进步


数字出版可能对缩短“生产”时间——从接收到发表所用的时间——而非审稿时间有好处。在Himmelstein的分析中,自本世纪初以来,用于论文生产的时间减少了一半,稳定在25天的平均值上。


一些新期刊和在线发表平台已承诺进一步加快发表流程。于2013年启动的PeerJ便是若干本如今鼓励开放审稿的期刊之一。这些期刊的审稿人名字和评论都随同文章一起贴出来。人们所希望的是,增加透明度将阻止不必要的耽搁或来自审稿人繁重的修改要求。


生物医学和生命科学领域的期刊eLife于2012年启动,承诺编辑会在几天内作出初步决定并且快速评审完论文。审稿人得到不要建议“完美试验”的严格指令,而且只有当额外的分析工作能在两个月内完成时,才可以对此提出要求。否则,论文将会被拒。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细胞生物学家、eLife总编辑Randy Schekman介绍说,这些政策意味着在期刊接收的论文中,有超过三分之二仅经历了一轮评审。


在一项2015年的分析中,Himmelstein根据3482本期刊的平均评审时间创建了一个排名。这些期刊从2014年1月~2015年7月在PubMed数据库中拥有带着时间标签的论文。分析发现,PeerJ的评审速度相对较快:在提交后的第74天完成评审。eLife需要108天,《科学公共图书馆·综合》则需要117天。相较之下,《细胞》的评审时间是127天,《自然》是173天,《科学公共图书馆·医学》是177天,而《发育细胞》是受欢迎生物医学期刊中速度最慢的,需要194天。


预印本重获考虑


对于生物学家来说,加速论文发表的一种方法是拥抱预印本。《物理评论E》助理编辑、德国马尔堡大学理论物理学家Bruno Eckhardt介绍说,预印本使得研究成果能迅速获得声望和批评。一份提交至bioRxiv——由纽约冷泉港实验室运营的服务器——的预印本在24小时内被在线发表,并且拥有了数字对象标识(DOI)。随后的修改有时间标记,任何人都能阅读和评论文章。更重要的是,支持者认为,预印本的发表能被加入到传统出版流程中。比如,于2012年启动的F1000Research通过先发表论文然后邀请公开的同行评议和修改,实现了这一点。


一些科学家更进一步,正利用各种平台发表研究中随时得出的每个假设、数据集或图表。每个文件能被赋予一个DOI,因此它能被引用和追踪。已将论文作为预印本发表的Himmelstein利用Thinklab平台逐步撰写并发表了自2015年1月起开展的一个新项目取得的成果。


然而,预印本和实时数字出版平台并非万能药。Vosshall表示,很多生物学家对预印本“感到恐惧”,因为他们担心自己的成果被竞争对手抢先发表,或者失去提出某个想法的功劳和知识产权。即便是在预印本发表后,科学家仍会发现自己忙于同行评议以及追求高影响力期刊,以寻求论文的最终发表,从而为他们的简历增光添彩。Vosshall介绍说,科学界依赖于传统期刊充当“声望过滤器”,从而使重要论文获得读者关注。没有它们,“我们如何发现好东西?”


对于Fraser来说,当论文经过近两年的等待最终在《科学公共图书馆·综合》上发表时,她得到了积极的回应。文章被浏览了近2000次、下载280次。此次发表还帮助她守住了现在的职位——史密森学会自然历史博物馆的博士后研究人员。


不过,Fraser并不想再次经受整个过程。因此,目前她更倾向于将论文投给有可能立即发表其成果的中档期刊。“如果我最终的目标是获得一份教职工作,我无法为了一篇论文等上两年。”(宗华)


相关阅读:
相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