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深度解读
废墟之上
来源:中国科学报      作者:冯丽妃      时间:2015-10-21 00:00      关键词:尼泊尔,震后,教育
摘要:全球气候变化和自然灾害对地理环境复杂、经济不发达的地区影响尤其严重,应国际山地综合开发中心(ICIMOD)邀请,《中国科学报》记者近日赴尼泊尔进行了实地考察访问。“尼泊尔纪行”将陆续刊登该国震后重建及气候变化影响相关报道。

▲在尼泊尔杜丽凯尔一所乡村学校,Ainisha B.K(右一)和其他三名学生在温习功课。冯丽妃摄

 

▲尼泊尔杜丽凯尔一所乡村学校的学生正在地震后受损的教室中学习。

冯丽妃摄

 

在晌午的阳光中,这间粉刷成绿色的教室十分明亮。一个扎着黑色长辫子的女孩正在埋头读书。“我长大后,梦想是做医生。”女孩抬起头说,圆圆的脸上露出两个酒窝。她的名字叫Ainisha B.K,这个15岁的女孩是尼泊尔杜丽凯尔一所乡村学校——Shree Bhewani初级中学8年级的学生。

今年4月25日,尼泊尔中部地区发生了一场震级8.1级的地震。随后一个月,震级超过4级的余震接连发生了近300次。目前,据统计,地震已导致9000多人死亡,超过2.2万人受伤。“它(那场地震)就像上帝和魔鬼之间的一场战争,最终魔鬼胜利了。”一名居住在杜丽凯尔一个山顶村庄的当地妇女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回忆说,当地距离震中约220公里。现在,地震已经过去了3个多月,从教育到住房、从农业到交通运输,震后的尼泊尔仍在挣扎中前行。

环顾这间教室,可以看到地震造成的累累“伤痕”:被掀掉的屋顶、墙上的裂缝、没有玻璃的窗户。现在,铁栅栏取代了通常的窗玻璃,四面墙上撑着一根根铁管。它们的作用是防止墙上的裂缝继续扩大,同时支撑起学生头顶的临时铝合金房顶。在这间教室中,Ainisha和另外3名学生正在温习功课,他们中两人是8年级,两人是7年级。

现在,这所学校从一年级到八年级共有45名学生,8名老师。“地震前注册的学生人数比现在多,地震后很多学生辍学了。”Ainisha的老师、负责教授七、八年级的Rukmani Nepal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尽管在尼泊尔从一年级到十年级的教育都是免费的,但是现实情况依然是年级越高,学生人数越少。“一些父母想让他们的孩子回家帮助做农活,一些父母担心学校教室不安全。”她说。政府工作人员曾来学校检查受损情况,但是到目前为止,除了在学校中心搭建的一个塑料帐篷作为临时教室以外,一切都没有改变。

对比来看,杜丽凯尔地区Hanumah中学的学生人数在震后并未明显减少。依靠政府发放的15万卢比(约1000元)救济款和当地村民捐助的65万卢比(约4200元),该校设法筹建了一个新实验室以及一个临时图书馆。现在,学校从一年级到十年级共有350名注册生和17名老师。该校校长Dhakal Phasad Dhikal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说:“地震后,我们对家长做了很多思想工作,让他们相信孩子来学校上学是安全的。”

然而,现在让Dhakal和其他教育工作者担心的是另一个问题: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即个体经历、目睹或遭遇到死亡威胁或严重创伤后,所导致的延迟出现并持续存在的精神障碍。“地震太可怕了!”Ainisha说,“有时,一些汽车会在半夜从我家门前的马路上经过,我和爸爸妈妈以为是地震来了,就赶快爬起来跑到屋外。”

为了治疗学生们的创伤应激障碍,缓解他们的焦虑,Dhakal表示,学校试图通过诸如唱歌、做游戏等方式让他们快乐起来。“但是孩子们受到的惊吓过大,可能要花费很长时间才能让他们恢复过来。”Dhakal说,“现在,我们的问题是缺少这方面的心理专家。”

尽管如此,希望正在这片被地震摧毁的土地上萌芽。“未来,我想做一名老师,那样我就可以帮助更多人获得知识。”Kabina Shrestha说,她在当地一个叫作Dunnara Besi的村子读初中9年级,她非常感谢父母可以让自己在地震之后继续上学,因为她的家里并不富裕,而且非常需要帮手做农活。而对于Ainisha来说,明年她将前往首都加德满都追逐梦想,并在未来成为一名医生,从而帮助那些受疾病困扰的人。

 

相关留言: